北京赛车pk10网上投注


  金箭车封闭狭小的车厢内,卫玉的咆哮声显得特别大。配合他狰狞表情,更透出一股强烈恶毒的意味。

  袁虎微微皱眉,他有点不理解。卫玉喜欢秦月,秦月不喜欢卫玉,这种不是很正常男女纠葛。这个卫玉哪来的这么大怨恨?

  “你不用喊这么大声,太没礼貌了。更没礼貌的是,喷了我一脸吐沫星子。”

  袁虎说着慢慢抬起手擦了擦脸,嫌弃的说:“你还有口臭。快去看看口腔医生吧,也可能是肠胃有毛病。”

  在袁虎抬手的时候,卫玉手上的短剑又是向前挺了一点,警告袁虎别乱动。

  可惜,袁虎对他警告毫不在意。嘴里还在嘚啵嘚啵的说。

  卫玉恨不能一剑捅断这家伙脖子,让他彻底闭嘴。只是这里还是不方便动手。他只能暂时先忍着。

  这个时候,车门从外面被人拉开,一个相貌粗糙的黑衣男人探头进来看了眼袁虎,“他就是袁虎?”

  “峰哥、就是他。”卫玉对来人有点敬畏,回答的时候显得很小心,姿态也自然放的很低。

  峰哥直起腰打了个响指,“把这家伙带上车,现在大雨刚好出城。”

  又冒出三个黑衣男子,把副驾驶车门打开。他们用特制手铐把袁虎扣上后,很粗暴的把袁虎拽了出来。

  三个黑衣男人一起架着袁虎上了辆面包车。袁虎也没挣扎,他到想看看对方能干什么。

  峰哥对卫玉勾勾手指,“你也一起来。”

  卫玉把短剑擦了擦别在腰后,急忙跟着上了面包车。

  一个黑衣男子开车,两个黑衣男子夹着袁虎坐在最后排。卫玉和峰哥坐在中间。

  面包车平稳驶出地下车库,冲进了茫茫大雨笼罩的长街。

  坐在后排的袁虎打量着这群黑衣人,他试探着问:“飞龙武馆的?”

  夹着袁虎的两个黑衣人脸色微微一变,一个人威胁说:“闭嘴。”

  坐在中间的峰哥到是侧过身来,他对袁虎狞笑了一声:“你也不傻啊,还能猜到我们的身份。”

  袁虎没理那个峰哥,他不解的问卫玉:“你勾结外人,到底图什么啊?能给我说说么?”

  卫玉也扭过头看了眼袁虎,“我就是看不惯秦月装模作样,我就是要弄死她。”

  “你这东西……”

  袁虎摇头,卫玉追求不上就想杀人,这性格还真是恶劣狠毒,都算不上是个人。

  袁虎想了下又问:“你就算恨秦月,干什么来找我麻烦,咱俩有仇么?”

  “呵呵呵,我看你不爽,怎么样?”

  卫玉得意冷笑:“你现在跪地叫三声爸爸,我也许还能饶了你。”

  袁虎也笑了,他对峰哥说:“看到没有,你和找的合作伙伴脑壳坏掉了。”

  “你他么的脑子才坏了、你傻X……”

  卫玉平时都是雅痞造型,很少骂人。这会他也懒得装模作样,直接破口大骂。

  袁虎对峰哥说:“看到没有,他脑壳就是坏了。你们想找人合伙,不如找我。”

  峰哥很有兴趣的看着袁虎,他还从没见过袁虎这样的人。

  明知道情况不妙,还敢肆无忌惮的说笑。也不知他是胆大还是无脑。

  峰哥拍了拍卫玉,示意卫玉住嘴。他对袁虎说:“你不怕死么?”

  袁虎有些不解:“你们还真要杀我?不至于吧,什么事都好商量,何必非要杀人。”

  “秦月不识相,我们也没办法。”

  峰哥无所谓的笑了笑:“至于你么,算是倒霉给秦月陪葬。”

  袁虎真的有点意外了。飞龙武馆想吞并越剑馆,秦月坚决不同意,他们想杀秦月到说的过去。可为什么要杀他,这真有点不合理。

  他对卫玉说:“你要杀我,也让我死个明白。行不行?”

  “哈哈哈……”

  卫玉得意狂笑,“你不是挺聪明,你猜啊。”

  这群人口风到是挺紧的,袁虎没问出什么,索性也就不再说话。

  外面哗哗的暴雨,似乎把面包车和世界分割开。小小的面包车,显得异常封闭、沉闷、压抑。

  卫玉有点受不了这样的气氛,不等袁虎再问,他就忍不住说起来。

  “秦月有眼无珠,看不上我就算了,还把你当一回事,她居然在遗嘱上把你列为了秦颖的监护人。”

  “呵呵呵,秦月脑子是进水了么。秦家财产总价值在意几千万,她居然把这些财产交给你这个废物监管!我是她表哥,她却一点都不信任我。”

  “活该你倒霉,想当监护人,去死吧。”

  卫玉说着突然狂笑起来:“没了监护人,秦颖就只能听我的,秦家财产也是我的。秦颖成年之前,我再弄死她,送她和你们去地狱团聚……”

  袁虎这次听明白了,原来是秦月在遗嘱上把他列为了秦颖监护人。所以,卫玉要杀他。

  秦颖今年才十八岁,按照帝国法律,二十二周岁才是法定意义成年人,享受法律规定权利和义务。

  卫玉杀掉他,凭着亲戚的关系,就能抢到监护人,吞掉秦家财产。

  问题是,秦月还没死,就算他真出事了,秦月也能更改遗嘱。合理的解释就是秦月今天会出事,根本没时间更改遗嘱。

  这一切,应该就是飞龙武馆的阴谋。

  为了吞并越剑馆,飞龙武馆的手段还真是凶残狠毒。

  袁虎忍不住暗暗叹气,可惜,他已经做好了准备。这群家伙运气有点差!

  “你的话太多了。”

  峰哥听卫玉说了半天,终于忍不住了,这家伙怎么像个老娘们一样絮叨。相比之下,邋遢的袁虎到更有趣一些。

  卫玉讪讪的闭上嘴,他平时也不会这么多话。只是想到要亲手杀人,心里就压抑不住的紧张。只能通过不断说话来缓解压力。

  一群人谁也不说话,面包车内又恢复了之前的沉闷、压抑。

  卫玉坐在车里,就好像坐在焖锅里,感觉整个人都要窒息了。

  好在车终于停了,卫玉迫不及待拉开车门跳下去。

  雨还很大,冰冷雨水让卫玉精神一振,心中的闷气也一扫而空。

  峰哥也从车上下来,他举着把黑伞,叼着根烟深深吸了一口,才笑着对卫玉说:“今天真是个杀人的好日子。”

  卫玉脸色一僵,勉强的点点头。

  峰哥嗤笑了一声,“不用紧张,多杀几个就习惯了。”

  他又指着前方山坡说:“这里有个高维空间缝隙,源力混乱又活跃。人埋在地下不用十天半个月就化成一团灰。DNA都检测不到。”

  卫玉看着峰哥阴笑的脸,心里更怕了。这些人业务这么熟练,也不知杀了多少人。

  几个黑衣人驾着袁虎下了车,一群人冒着大雨向着山坡攀爬。

  一颗颗枝叶繁茂的紫枫树,也挡不住天上暴雨。

  在泥泞中前行的众人,很快就都浇个通透。这种状态下,卫玉反倒有种放下一切束缚的痛快感觉。

  他握着手中短剑,对于杀人的事情也不那么畏惧了。

  “就这里。”

  打着伞的峰哥停下来,随手指了一处空地,“挖坑。”

  两个黑衣人拿出随身带的行军铲,在指定地方开始挖坑。挖开表层草皮灌木,挖土就容易了。

  黑衣人力气还大,一个土坑很快就成型了。

  峰哥走到袁虎身边微笑说:“你还挺好玩的,抱歉,今天你必须死。”

  他顿了下问:“你有什么遗言么?”

  袁虎想了下说:“我想抽根烟冷静冷静。”

  “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  峰哥大笑着掏出烟,给袁虎塞嘴里一根,又拿出火机想帮他点燃。

  袁虎一侧头避开了,“我抽烟不点火,主要是享受叼着烟摆造型的装逼快感。”

  “有意思,我都有点舍不得杀你了。”峰哥收了火机摇了摇头,袁虎这样有趣的人可是太少见了。

  袁虎叼着烟卷,望着那不断扩大变深的土坑若有所思,也不知想什么。

  两个大汉挖了足有一米半深,这才扔了行军铲,就准备跳上来。

  袁虎突然来了一句:“再挖深点。”

  “嗯?”峰哥有些疑惑,不知袁虎什么意思。

  袁虎对峰哥呲牙笑了笑:“这坑埋不下五个人,你们受累,再挖深点。”

  


  (http://www.9voltmusic.com/html/95/95264/506735943.html)
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xszww.com。快乐赛车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xszww.com